深圳市进源盛塑胶材料有限公司

PEEK;PTFE;POM;PMMA

 
 
新闻中心
  • 暂无新闻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站内搜索
 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正文
秦腔戏曲的起源及特点
发布时间:2019-09-30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秦腔源于古代陕西、甘肃一带的民间歌舞,并围绕中国古代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长安发展。秦腔形成于秦,精进于汉,昌明于唐,完整于元,成熟于明,广播于清[1]。清康熙年间,陕西泾阳人张鼎望写出《秦腔论》,此时的秦腔早已发展成熟。

  到乾隆年间,魏长生进京演出秦腔,轰动京师,直接影响各地梆子声腔的形成。1912年,易俗社成立于西安,专演秦腔,锐意改革,推出众多新剧,并吸收京剧等剧种的方法,唱腔从高亢激昂而趋于柔和清丽。

  秦腔唱腔分欢音、苦音两种,前者表现欢快、喜悦情绪,后者抒发悲愤、凄凉情感。板式有慢板、二六、代板、起板、尖板、滚板及花腔,其中拖腔尤富特色。主奏乐器为板胡,发音尖细而清脆。秦腔的表演朴实、粗犷、豪放,富有夸张性,

  “唱戏吼起来”被誉为关中八大怪之一。角色行当分为四生(老生、须生、小生、幼生)、六旦(老旦、正旦、小旦、花旦、武旦、媒旦)、二净(大净、毛净)、一丑,计十三门,又称“十三头网子”。

  被记录过的秦腔剧目超过10000本,居中国300多剧种之首,但因时代久远,佚散颇多。据现在统计约3000至4000部,完整剧目不过2000千多部,

  多取才于“列国”、“三国”、“杨家将”、“说岳”等英雄传奇或悲剧故事,也有神话、民间故事和各种公案以及描写中国革命时期的现代戏。

  展开全部中国传统戏曲的起源与历史分期一直是一个众说纷纭、莫衷一是的问题。有学者认定,我国戏曲的成熟期“远在古希腊和印度戏剧之后,绿财神报网址,古希腊戏剧成熟于公元前五世纪,印度戏剧约成熟于公元前后,而我国戏曲则成熟于公元十二世纪。”;学术界一般认为,中国传统戏曲源于“秦汉的乐舞、俳优和百戏。唐有参军戏,北宋形成宋杂剧(金称‘院本’)。南宋时温州一带产生的戏文,一般认为是中国戏曲最早的成熟形式、作品和艺人,其在中国戏曲史和文学史上都有重要地位”(《辞海》1980年8月版)。

  从秦腔产生、发展的历程来追溯中国传统戏曲之源,我认为,中国传统戏曲的发源与成熟,可能较上述定论要早。

  中国传统戏曲的产生,同不同剧种产生、存在、传承、变异所需的必要性与可能性密不可分。作为与社会经济基础相适应的上层建筑的一部分,中国传统戏曲同一民族、同一地域多剧种并存,而且千姿百态、异彩纷呈。但从远古止今,离不开空间(本土文化土壤的地域性)、时间(社会历史的阶段性)、传(以舞台表演传播信息)与受(观赏表演获得审美享受)相契合三个基本条件。

  中国传统戏曲发萌于原始社会。夏商周三代歌舞在宫廷与民间出现分化,但驱魔除疫的傩戏,有人物装扮和歌舞表演,且情节简单,故一直在民间传承。“秦声”起源于周、秦的民间。秦朝李斯在《谏逐客书》中述及“秦之声”:“夫击瓮、叩缻、弹筝、搏髀而歌呜呜快耳目者,真秦之声也。”(搏髀,就是拍大腿打节拍唱);《史记·廉颇蔺相如列传》中也有:“秦王为赵王击缻。”的记述;关中七夕民俗里“月上星辉,抬贫女及未及笄者,击瓦坯唱歌”,乃是古秦之声“击瓮、击缻”之遗制。汉代应劭《风俗通》说:“筝,秦声也。或曰,蒙恬所造,五弦筑身。”歌唱秦声时,以秦筝为主的弹拨弦乐器伴奏,以击瓮叩缶打节拍,故民间把秦之声叫做“乱弹”。李斯上《谏逐客书》时为客卿,后来当了秦丞相,他描绘“秦之声”的声腔特点为“歌呜呜快耳目者”,是实写。至今,秦腔仍传承此昂扬激越的基本特点。秦始皇陵园发掘的“乐府”钟,证实了秦朝廷设立乐府,以管理音乐歌舞戏曲礼仪。而据《列子·汤问》载,韩娥雍门鬻歌,用“曼声哀哭”、“曼声长歌”两种腔调分别宣泄“悲歌泣涕”与“喜欢抃舞”的不同情感,实为秦风(民歌)向秦声(戏曲)变调的文本实录。

  汉代已有百戏表演的剧场——“观”(长安城有24所)。歌舞、戏曲与“戏法”(即杂技、“古彩戏法”、“幻术”)等一起在广场表演,时称“百戏”、“散乐”、“角抵”。汉代“戏法”已有吞刀、吐火、画地成川的节目。汉武帝时,乐府掌管朝会宴飨、道路游行,兼采民间诗歌与乐曲。所采之风,内有赵、秦、楚之“讴”(民歌)。汉代有些歌乐音声,已向程式化迈进,也是其向戏曲演进的重大步骤。由张衡《西京赋》:“临回望之广场,程角抵之妙戏”可知,角抵戏在广场公开表演。《汉书·西域传赞》载:“作巴俞都卢、海中砀极、漫衍鱼龙、角抵之戏,以观视之。”;《汉书·武帝纪》也有记载:“元封三年春,作角抵戏,三百里内皆来观”。颜师古注引应劭曰:“角者,角技也;抵者,相抵触也。”从民俗学看,角抵戏源头可远达黄帝与蚩尤两个原始部落联盟的涿鹿之战。

  汉代三辅的民间艺人创作表演了“百戏”《东海黄公》。据《西京杂记·箓术制蛇御虎》记载:“……东海人黄公,少时为术,能制蛇御虎。佩赤金刀,以绛缯束发,立兴云雾,坐成山河。及衰老,气力羸惫,饮酒过度,不能复行其术。秦末,有白虎见于东汉,黄公乃以赤刀径厌之。术既不行,遂为虎所杀。三辅人俗用以为戏,汉帝亦取之以为角抵之戏焉。”这是一个简单而完整的传说——东海人黄公年少时擅长兴云吐雾之类法术,能制伏蛇虎,后年老法术失灵,反被老虎所害的故事。全剧有规定的情景,有角色装扮且化妆讲究,有道具,有舞台布景,有杂技、舞蹈和武术,也有人虎相斗、黄公作法、黄公之死等情节(类似后代戏剧的场次)。汉刻石《百戏图》用形象的多组画面再现了当时“百戏”表现的情境,汉画像刻石也有人虎相斗的画面。《东海黄公》作为传统表演剧目,具有综合性、虚拟性、意象性、程式性和流传性等特点。该剧从公元前一世纪汉武帝起,至公元一世纪东汉张衡时,演了两百年而不辍,必有传承的文本(剧本)。百戏孕育、诞生的《东海黄公》,是中国传统戏曲鼻祖秦声的起源剧目。“中国戏曲的产生,应当是以此作为起源。”(周贻白的《中国戏曲发展史纲》)

  秦腔是最先流行于关中即三秦(三辅)故地,由民间歌舞发展起来的地方戏曲品种,《东海黄公》的创作与演出,与其地望相合。“三辅”地处秦汉都城咸阳——长安周围,所谓“城阙辅三秦”者,乃为实指。三秦(三辅)为当时中国政治经济中心,文化艺术活动最为繁荣发达,存在着孕育秦腔的时空、传与受契合等方面条件。而且,三辅(即三秦)民间艺人,为“百戏”创作表演的《东海黄公》,可视为“中国戏剧形成一项独立艺术的开端”。

  《汉书·杨恽传》中记载了司马迁的外孙、华阴人杨恽(?-前54年)因唱“秦声”而被朝廷腰斩、妻儿充军河西的事件,这是秦腔史,也是中国戏曲史上难得的史料。杨恽在给友人孙宗会(大荔令)的信中说:“家本秦地,能为秦声;妇赵女也,雅善鼓瑟,奴婢歌者数人,酒后耳热,仰天抚缶,而呼呜呜。其诗曰:‘田彼南山,芜秽不治,种一顷豆,落而为箕。人生行乐耳,须富贵何时?’是日也,拂衣而喜,奋袖低昂,顿足起舞,诚荒淫无度,不知其不可。”杨恽是为“秦声”、也为中国戏曲殉道的第一人。由杨恽的信可以看出,杨恽夫妇的家庭“秦声”之会,已具有歌唱、舞蹈、缶与琴瑟等秦之声传统乐器之伴奏、数个角色参与表演的综合戏剧行为。其“诗”也是杨恽唱“秦声”的四言体戏词,演唱时杨恽主唱,也有奴婢的合唱或伴唱。

  中国传统戏曲在唐代进入繁荣期:综合六朝清商乐、民间新声和“四方裔乐”而成的新音乐“燕乐”成为音乐主流——“燕乐体”,又叫曲牌体;僧人为加快佛教中国化的步伐,实现“梵音深妙,令人乐闻”的目的,改梵文唱经为大唐雅言——“秦声唱经”;道士将道教经典世俗化、故事化,在三辅本地形成了秦声歌唱的“道情”,在客观上推动了秦声的传播、秦声音乐以及唱腔程式化;在唐代,周代民间盛行的打更巡夜之“击柝”的“柝”(即硬木梆子)被应用于舞台,为慷慨高亢的秦声伴奏击节,成为秦腔等中国传统梆子腔戏曲的关键性乐器,故秦腔又称“桄桄子乱弹”;由于西域胡琴(拉弦乐器)传入,唐宋之际出现了 “马尾胡琴随汉车”、 “一片秦声浑不断”;唐不仅有参军戏,且早在两宋之前,就出现了杂剧及化装表演故事的戏剧节目,如唐昭宗命伶官作《樊哙排君难杂戏》公开演出;唐代有梨园、教坊等戏曲教育与艺术表演机构,专门培养、排练、管理演员和演出;而且,唐时演出剧场更加完善,唐诗句“佳丽俨成行,相携入戏场”、“宵深戏未阑,意为人所难”都是无可辩驳的证据。平剧史家齐如山在《中国戏剧源自西北》中说:“我们国中各种戏剧的起发点,都是来自陕西。”“经过二十多年考察,认为它(皮影戏)是陕西影戏蜕化出来的。”“若想考究以前(戏曲)法则,当然应该追根寻源,由西安秦腔入手。”

  综上所述,已有二千多年历史的秦声——秦腔,堪称中国戏剧之祖。我们不应当妄自菲薄,似乎一提到中国传统戏曲,就比希腊、印度矮半截儿。因为中国戏曲的产生,以尧、舜计,早于希腊;从《东海黄公》的成型表演与杨恽唱“秦声”算,也早于印度。

  展开全部1、秦腔(Qinqiang Opera),是中国汉族最古老的戏剧之一,起于西周,源于陕西、甘肃一带一带,成熟于秦代。甘肃古称西秦,故名秦腔。

  2、秦腔特点:秦腔又称乱弹,歌唱风格高亢,苍劲,声音嘹亮;以枣木梆子为击节乐器,所以又叫“梆子腔”,因为梆子击节时发出“恍恍”声,俗称“桄桄子”。秦腔一直流行于中国西北的陕西、甘肃、青海、宁夏、新疆等地,其中以宝鸡的西府秦腔口音最为古老,保留了较多古老发音。2006年5月20日,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